租房鬼事之畫皮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8
  • 来源:国产三级农村妇女系列_国产三级农村妇女在线_国产三级片

    那是很多年以前的事瞭,至今想起來,還令我心悸。
   
那時,我一個人住在一套租來的房子裡,對面是另一幢同樣顏色的舊樓房。每天晚上,我都拿著望遠鏡窺視對面各色人等的生活,打發漫長而無聊的夜晚。
   
樓裡有間屋子一直空著。可是有一天,那裡搬來一個年輕的女人。女人長得很醜,卻在陽臺上養瞭許多花,姹紫嫣紅,煞是好看。她喜歡穿一件暗淡的紫色衣服,不過,這衣服與她不怎麼相配。因為她皮膚漆黑,兩隻眼睛分得很開,身材又過分肥胖,實在是沒有什麼吸引力——即使是對於我這樣空虛無聊的男人來說,也是如此。有時,她在陽臺上做操,碰見我也出現在陽臺上,便立刻退回屋去把門關上,性格顯然比較封閉。
   
好幾次,我都忍不住拿起望遠鏡向她的房間內窺視。房間佈置得很精致。一張漂亮的雙人床占據瞭房間大半的地方,床上鋪著色彩鮮艷的床罩。奇怪的是,床上居然放著兩個枕頭,枕頭上都繡著很美艷的圖案。女人每天都會躺在床上,用手拍打自己的臉,一遍又一遍,似乎在做面膜,屋中並沒有男人的痕跡和氣息。我覺得無聊和失望,便放下瞭望遠鏡。她的這種單調乏味的生活,有一天忽然被打破瞭。
   
這一天,我驚訝地看見一個男人的影子出現在她的窗子上。我急忙舉起望遠鏡。那是一個看起來比較體面的男人,穿著幹凈整齊的淺色衣服,帶著溫暖的微笑。他們坐在一起喝茶說話。那個醜女人似乎很激動,她的手在微微發抖,但臉上神采飛揚。
   
男人告辭走瞭。女人關上門,她捂著胸口,好像那裡面有什麼膨脹的東西要跳躍出來。過瞭一會兒,我看見女人像表演似的,站起來,撲在門上。她的兩隻手臂做出空蕩蕩的環抱動作,好像在擁抱著什麼。接著,她把嘴唇湊在門上,做親吻狀。她閉著眼睛,神情陶醉。好半天,我才明白發生瞭什麼。我有點想笑,又覺得說不清楚的心酸。
   
接下來的日子裡,我經常看見她做這個動作,每一次都激情飽滿,像一簇帶著露水的野火。有一次,她睡在床上,把身邊的被子疊成長條形狀,竟然抱著被子親吻。她的神情逼真投入,仿佛與她肌膚相親的,不是一條冷冰冰的被子,而是她所熱戀著的愛人。我記得在希區柯克的電影裡見過類似的鏡頭,但我無論如何想象不到,生活中也會有如此清晰、生動的畫面。
   
一天夜裡,我正在屋裡看一本流行雜志,雜志上妖艷的美女讓我躁動不安。忽然,我聽到一陣哭聲。那哭泣起初是壓抑的,低沉的,漸漸變成瞭洶湧的浪濤。我很快拿起望遠鏡,向對面的樓房望去。
   
那個單身女人正趴在床上哭泣。她死死抓著被子,把她的鼻涕、眼淚往被子上抹。她把枕邊的鏡子抓下來,摔在地上。鏡子落在地上的聲音,遠遠地傳到我的心臟裡,震得我的心臟虛弱不堪。後來,她又滾到床下的地板上哭,用手捂著臉,貼在瞭地板上。我想,她的眼淚一定浸濕瞭薄薄的棕黑色地板。
   
從這天以後,我對面的這個醜女人消失瞭,那裡搬來一個時髦的女人。她唇紅齒白,美目盼兮,非常美麗,幾乎可以與我在畫報上看到的女人相媲美。她也像那個醜女人那樣,每天早上到陽臺上澆花,做早操。讓我奇怪的是,屋子仍是原來醜女人住在裡面時的樣子,原有的傢具陳設沒有變,也沒有搬走。或許,她是那個醜女人的親戚或者朋友吧。
   
我得承認,自從這個漂亮女人住在我對面以後,我端起望遠鏡的頻率空前地增大瞭。每天,我都在興奮與欲念中掙紮,直看得眼睛脹痛、胳膊酸疼也樂此不疲。在望遠鏡中,我看見我對面這個漂亮女人的屋子中,斷斷續續地,開始出現瞭一些男人的身影。他們看樣子都是一些舉止斯文、穿著體面的男人。顯然,都是她的追求者。
   
她周旋於他們中間,就像一條岸上的魚,遊入瞭濕潤的海洋,很是歡暢愉悅。我之所以這樣說,是因為她臉上的表情,是那種被忽視的小女孩忽然被大人誇獎後呈現的天真與陶醉。這種受寵若驚的笑容有些新鮮,有些不自然,也有一些無力承擔的力量。
   
呵,我看見瞭那個男人!那個從前在醜女人屋中出現過的男人!他在同她說笑,用自己的酒杯向她致意。他們碰瞭杯。後來,其他的男人都走瞭,剩下他和她。哎喲,他要吻她瞭!立刻,她把手環住他的脖子,仰起臉,閉上眼睛。這一剎那,我的大腦起瞭一片閃電。我覺得,漂亮女人的動作是那麼熟悉,我似乎在哪裡見過,但一時又想不起來。
   
這個男人每天都來她的小屋,他們似乎已經是親密的男女朋友關系瞭。我看見他們在一起吃飯,跳舞,說說笑笑。有一天,那個男人躺在她的床上,她臥在他的旁邊,抱著他,吻他的臉。不知為什麼,這個動作也讓我覺得似曾相識。她是那麼投入、激動,充分顯示瞭她對這個男人真實、狂熱的愛情。
   
不過,讓我感到奇怪的是,每當男人們離去,剩下她一個人的時候,她就會把窗簾緊緊拉上,一副神秘的樣子。每天深夜,我端著望遠鏡,看見透著燈光的窗簾後影影綽綽,不知她在做什麼。
   
那燈光往往會微弱地亮很久,直至半夜。她在幹什麼呢?
   
終於有一天,那是個沒有月亮也沒有星星的夜晚,風很大。因為是炎熱的酷暑,她沒有關窗子,隻是把窗簾密密地拉上瞭。我舉起望遠鏡,緊張地向她的窗口望去。已經是午夜,風一陣陣如海潮湧來。忽然,她的窗簾被風卷開瞭一角,呈現出瞭室內的景象。
   
我屏息觀看。她坐在燈下的鏡子前,在臉上撕扯著什麼。她緩慢、費力地撕著。不一會兒,一張完整的紙一樣的東西被拽下來瞭。啊,她的臉是原來那醜女人的臉!那張撕下的唇紅齒白模樣,是一張精致的人皮!我差點兒嚇昏,趕忙閉上眼睛……我緩過勁來,凝神再看,看見她,不,那個醜女人對著鏡子,臉上露出神秘幽深的表情,那表情似乎含有悲傷。不過,我看不大清楚。她的神情像風中的雲一樣模糊……
   
後來的事情我記不大清楚瞭。我隻記得,我神色恍惚地扔下望遠鏡,跑回屋中,跌在床上。我在一種又懼又憂的情緒中,吸瞭一夜的煙。然後,我迅速收拾行囊,在天明之前,離開瞭那套房子,再也沒有回去。